从特斯拉起诉车主事件看新闻传播中的“孕妇效应”特斯拉专题

2021-10-01

【智能汽车网】

特斯拉的强势一直没有改变过,特斯拉维权女车主的强势倒是让人大开眼界。

9月27日晚,“车顶维权”女车主在微博宣布新闻说已经被特斯拉起诉,特斯拉称张女士于4月19日在上海车展特斯拉展台区域实行了侵略其信用权的行为,要求张女士就此在微博及新闻媒体上谢罪致歉,并赔偿因此事给特斯拉造成的直接财富损失暂计500万元人民币。

一场车辆事故,原本在保修期,可以由保险公司来出钱维修的,车主却拒绝了,并坚称“刹车失灵”,同时,以为特斯拉给的事故前后行车数据不全,而权威的新能源车的刹车检测机构又少,甚至不能到达女车主能接受的专业水平。因此,女车主一直坚持要特斯拉拿出“所有行车数据”,以及由法院判断权威机构来检测公然检测,否则,事故车就一直封存禁绝任何人检测。几个月内,从郑州到上海车展,一起喊冤。

而特斯拉也坚称已经给了所有数据,就是驾驶员开车习惯问题,车主就是车闹,特斯拉的所有舆情都是她(引起的)。

上海车展,特斯拉报警抓了跳车顶维权的女车主,随后,女车主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

之后,女车主又起诉特斯拉、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侵略信用权。

特斯拉方,在“退一赔三案胜诉车主被特斯拉索赔505万”后,又起诉女车主侵略信用权案,并索赔500万。

所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知道最终谁胜,不外,无论若何,女车主或者其全家人为了这个讼事,耗时耗神主要是消耗自己的心力,输了讼事可能就赔个倾家荡产,这种情形下,围观者更多会倾向信托弱者,不外,由于新闻事宜反转再反转的案例太多,现在的吃瓜群众可能要镇定得多,并不急于站队,等法院宣判效果吧。

此前,9月26日,此前曾起诉特斯拉售卖重大事故车辆并胜诉,获“退一赔三”赔偿的天津车主韩潮在其小我私人微博示意,收到了特斯拉的信用权纠纷起诉状,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对其提起了信用权纠纷的民事起诉状,要求韩潮立刻删除微博上所有侵权内容、回复并致歉,索赔500万元及维权合理支出5万元。特斯拉同时称韩潮曾耐久占用特斯拉两辆代步车不依约送还,并先后造成两辆车辆损坏,现在案件正在审理中。

不外,特斯拉的索赔数额不知道是怎么盘算出来的?法院判断时照样要提出详细剖析后结构比例和证据的,这个暂计500万元整索赔额度,现在,还看不出状师做过的作业。

实在,特斯拉也很无奈,在女车主大闹车展事宜发生前后,曾多次陷入平安事故风浪,在那时一部门持阴谋论的人以为是有设计有组织的针对特斯拉的抹黑行动,也有一部门人以为是“孕妇效应”,即有时因素随着自己的关注而让你以为是个普遍征象,就是当人有身了就更容易发现孕妇,当特斯拉刹车事故成为新闻焦点时,更多新闻会关注特斯拉。

果真,由于特斯拉维权新闻不再成为热门时,也再没有特斯拉车事故的新闻,直到最近,由特斯拉提议的向车主索赔505万和500万的诉讼,特斯拉又成了焦点,不知这次会不会又引起“孕妇效应”。

智车派-专业有趣的说车新势力
1
联系我们